欢迎光临:

theeconomistvenezuela

the economist venezuela


十分钟后,同一位经纪人打来电话, 语气近乎疯狂。


  但 大豆 市场全部跌到了极限!该怎么办呢? 郭富纳差点当场晕倒,所幸市场 略有反弹,郭富纳最终 平仓 离场


  付出了代价,郭富纳的账户 净值从4. 5万美元降到了2. 2万美元。


   在史前的某些 时期——也许是在最近一次冰河期以前某个比较安乐的间歇期——一定曾经有过一个充满进步和创新的时代,这个时代可以与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代相媲美。


  但是在整个有记载的历史的大部分时期,却未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形。


    我认为近代时期是从 资本积累开始的,而资本积累又始于16世纪。


  我相信——我不能在此详述其原因,以免喧宾夺主——这最初是由于西班牙把黄金 财宝从新大陆带到旧大陆,从而引起了物价上涨,并带来了利润的 增长


  从那时起到今天,按 复利计算的资本积累的力量,在仿佛沉睡了许多年以后,又苏醒过来并重新恢复了活力。


  而200年来复利的力量所起的巨大作用简直是超乎想象的。


    为了能说明这一点,在此我给出一个我所作的计算。


   英国现在的 对外投资总额估计大约有40亿镑,这每年能为我们带来大约6.5%的利息收入,这笔收入的半数,我们把它带回国享用;另一半,即3.25%的利息收入,则在国外按复利计算积累起来。


  这样的事我们已经进行了大约250年。


    我认为英国对外投资的始端可追溯到 1580年 德雷克从西班牙盗窃的大批财宝。


  在那一年他带着从富庶的印度劫掠来的数量惊人的战利品回到了英国。


    伊丽莎白女王是资助这次远征的辛迪加的一个大股东。


  她把自己所获得的一份用来清偿了英国的全部外债、平衡了自己的预算,最后手里还剩下 4万镑。


  她又再把这4万镑投入到东方公司,这个公司也是生意兴隆,大发利市。


   东印度公司就是靠这个公司的利润起家的,而东印度公司这个巨型企业的利润又为日后英国的对外投资打下了基础。


  把4万镑按3.25%的复利累积起来,其数额恰巧与英国在各个时期对外投资的实际总额相差无几,算到今天这个数额总计应为40亿镑,而这就是我在前面已经引用过的英国目前对外投资的总额。


  因此,德雷克在1580年带回来的财宝中,每一镑现在已变成了10万镑。


  复利的力量就有如此之大!美债 利率流动性的充裕会加大对其他资产的需求,比如短端 美国国债甚至 长端国债,进而压低利率水平。


  不过由于长端国债同时还受到增长和通胀预期影响,因此其变化不会如短端利率那么显著。


  美股市场:形成一定的流动性支撑,近期我们注意到 流入美股市场的资金仍在继续且加速。


  其他市场资产:美元流动性的 外溢也可能会出现,特别是增长或者回报 吸引力较好的市场,例如近期的人民币大幅升值, 北向资金 创纪录的流入,都可能与此有一定 关系


  美元流动性的外溢也可能会出现,特别是那么增长或者回报吸引力较好的市场,例如近期北向资金创纪录的流入。


   拜登开启为期八天的 欧洲之行,美俄日内瓦峰会将是重头戏:美国总统拜登周三(6月9日)将动身前往英国,开始为期八天的访问。


  这是他自就职以来首次 出访海外,此行将重建在特朗普执政时期与欧洲恶化的关系,同时还要重塑与俄罗斯的关系。


  这次出访将考验拜登管理及修复与主要 盟友关系的 能力


  前任总统特朗普实施的关税政策以及退出一些重要 国际条约的做法,使欧洲盟友对美国越来越不抱幻想。


  拜登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 中说到,“在当代的威胁和对手面前,曾对过去 一个世纪产生深远影响的民主联盟和体制能否证明其能力?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本周在欧洲,我们将有机会证明这一点。


  ”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