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asichardwarebitcoin

asic hardware bitcoin


拜登表示,他将开始关注一些长期问题,比如 移民 新冠肺炎 疫情后的枪支问题。


  他说 美国正与墨西哥商讨移民问题。


  据中新网,拜登上台后,大量拉丁美洲非法移民涌往美墨 边境,可能带来20年来最大的移民潮。


  边境移民潮使拜登政府面临来自 共和党人、甚至 民主党内部的 批评,共和党指责边境 危机是拜登一手造成,民主党则批评移民待遇不人道,又称拜登的 政策欠缺透明度。


  分析称,边境危机不断考验拜登“人道主义难民政策”的承诺,也埋下拜登执政百日的政治炸弹。


  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指出,虽然拜登政府 不承认边境发生危机,但全美都见到问题如何严重;特朗普则更是称边境情况“简直疯了”。


  【英国将维持海外旅行限制,同时 放松国内 防疫 封锁措施】英国首相约翰逊证实,英格兰将于下周开始放松防疫封锁,让关闭四个月的餐馆和商店首度恢复开门待客,但海外旅行禁令可能会继续实施更长时间。


  针对非必要海外旅行的禁令最早可能在 5月17日 放开,但官员们在周一警告称,如果其它 国家新冠病例数持续 激增,就可能进一步推迟放开时间。


  他们表示将在接近5月17日的时候再做决定。


  【 耶伦:“我强烈怀疑” 刺激措施是否会加剧 通胀压力】美国财政部长耶伦重申了她的观点,即上个月拜登签署的1.9万亿美元的抗疫救济法案不会引发 通货膨胀压力。


  耶伦暗示低利率将在未来几年继续保持。


  耶伦周一在对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演讲后的问答环节中做出了上述表示,这会导致通货膨胀吗?我非常怀疑这是否能带来通胀压力。


  我们仍处于深渊中,美国减少了约900万个工作岗位。


  摩根大通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朱海斌   拜登政府刺激政策,在执行过程中会否过度?  朱海斌认为,中美两个大国在面对新冠疫情冲击时,所采取的应对政策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采取的政策正好是相反的,两国之间似乎实现了一种位置互换。


    他继续讲道:“在新冠疫情这一轮危机来临之后,中国采取的刺激政策其实是非常克制的。


  事实上,中国也是第一个正在逐步退出疫情刺激政策的国家,今年的宏观和货币政策会逐步回归正常化。


  ”  反观美国,吸取了2008年政策 推出过慢过缓的教训,所以在去年出现公共疫情危机之后,美国的政策反应速度非常快,且(操作总量)上也是非常大的。


    他表示,今天大家也讨论了很多关于美联储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什么时候会退出、什么时候开始加息等。


    近期,拜登政府出台了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政策,随后 计划推出2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对于如此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朱海斌认为是有其合理性的。


    他的观点是:美国的经济还没有回到正常状态,目前还有大概八百万的失业人口,在此前提下,美国政府再进一步推出持续的刺激,是一个合理的政策选择。


    “政策整个方向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但是,是不是在执行过程中会有些过度?以后会导致一些问题。


  ”他说道。


    这一担忧,未来或诱发“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式局面 提升 企业 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 人民币 外汇 交易量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 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


  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 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747,银行 买入外汇(企业 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


  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


  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


  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


  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


  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


  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