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日元兑人民币

日 元 兑 人民币


麦道夫一家不断遭到死亡威胁, 马克屡屡接到恐吓电话,马克一直找不到工作,不得已成立一家为iPad制作软件的公司。


  2010年12月11日,在美国历史上这场最大投资骗局过去两周年之际, 长子马克在 纽约公寓用狗链上吊自杀,结束了年仅 46岁生命


  2014年9月3日,小儿子安德鲁因癌症停止呼吸,享年 48岁


  麦道夫的 妻子 露丝·麦道夫,曾在2012年被媒体在佛罗里达州拍到,穷困而且沧桑。


  麦道夫被捕后,为了赔偿受害者,露丝不得不拍卖了豪华游艇和位于曼哈顿和 长岛以及棕榈滩和蔚蓝海岸的四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


    对 金钱的爱好作为一种占有欲——它区别于作为享受生活、应付现实的手段的那种对金钱的爱好——将被看作是某种可憎的病态,是一种半属犯罪、半属变态的性格倾向,人们不得不战战兢兢地把它交付给精神病专家去处理。


  那些影响财富分配和经济上的酬报和惩罚的各种社会习俗及经济惯例,不管它们本身可能是多么地令人憎恶、有失公平,由于它们对促进资本积累有极大的作用,因此现在我们得不惜一切代价加以维持;但是到那时我们将从中解放出来,并终将摒弃它们。


    当然,到那时将仍然有不少人怀着强烈的、贪得无厌的 意图,盲目地追求财富,除非他们能够找到某种可能的替代目的。


  不过,我们其余 的人将不再有任何义务对这类意图表示赞许和鼓励。


  几乎所有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被大自然赋予了这种“意图”,不过,到那时我们可以在比今天更为稳妥自如的情况下,更加细致深入地探索这种“意图”的真正性质。


  所谓意图,其含义是,我们更关心自己的行动在遥远的将来所导致的结果,而非行动本身的性质和对我们自己周围环境的直接影响。


  那些“有意图”的人,总是企图通过把他们对行动的兴趣向后推延来确保他们的行动具有一种假想的和虚妄的 永恒性


  他所喜欢的并不是他的猫,而是他的猫所生的 小猫;实际上,他喜欢的也不是小猫,而是小猫的小猫。


  这样无穷无尽地递推下去,到最后,他所追求的不过是抽象的“猫”的概念。


  对他来说, 果酱并不是果酱,即决不是今天这听实实在在的果酱,而是想象中的明天的那听果酱。


  因此,通过把他的果酱不断地推向未来,他竭力想要从他的行动中升华出一种永恒性来。


    让我们回忆一下《西尔维亚和布鲁诺》中的那位 教授:  门外的人低声下气 地说:“只是一个 裁缝,先生,是来收账的。


  ”  “啊,我可以很快解决他的事情,”教授对他的孩子们说,“你们只需等一小会儿。


  今年的账是多少,我的朋友?”他正说着,裁缝已经走了进来。


    “你晓得,这笔账是每年翻一番的,现在已经这么多年了,”裁缝有点生硬地回答道,“我现在就想拿到现钱。


  已经有2000镑了!”  “喔,这不算什么!”教授满不在乎地说,一边在口袋里摸索着,仿佛他总是随身带着那样数目的一笔 款子似的。


  “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为什么不再等上一年,让它滚成4000镑呢?想想看,那时你会多么富裕!要是你愿意,你简直可以成为一个‘国王’!”  “我可不清楚我是不是想成为国王,”裁缝若有所思地说,“不过这笔款子听起来的确数目不小!好吧,我看我还是等一等吧……”  “你当然会这么办的!”教授说,“我知道,你是个精明的人。


  再见,我的朋友!”  “你真的打算付给他4000镑吗?”等那个债主离去,关上门以后,西尔维亚问。


    “那怎么会,我的孩子!”教授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会让这笔钱一直滚下去,直到他死为止。


  你看,只要再等上一年,这笔钱就会变成现在的两倍,这件事总是值得去做的啊!”即便中国政策 层面开始控通胀,更多也是从 信贷层面和财政层面下手,而非狭义流动性层面  其实央行对通胀风险的 抬升已经有所应对,但这种应对不是体现在资金面或者说狭义流动性上,而是体现在信贷层面和财政层面。


  一是信贷额度的管控,二是对 地产调控的加码,三是基建的 放缓


    从一季度经济结构看,支撑还是主要来自地产,那么地产接下来的走势对经济而言就比较关键。


  近期地产严控的政策频出,4月初住建部约谈广州、合肥等5个城市政府,要求坚决 遏制投机炒房,随后又有“深房理”受查、四大国有银行广州辖区内网点4月两次上调房贷利率、合肥发布楼市“新政八条”等事件,反映了政策层面遏制房地产泡沫的决心。


  不仅是政策指导,包括信贷结构的调整,也在给地产降温。


  去年以来银行偏重于投放房贷以及居民的消费贷款和经营性贷款,对房地 产销量 起到了较大的支撑作用。


  如果未来开始限制房贷额度以及严查消费贷和经营贷流向房地产,那么居民杠杆将会有所回落,对地产销量也会起到抑制。


  年初以来,地产新开工已经有所放缓。


  如果地产销量开始下降,对地产开发商的资金会起到进一步 收紧的效应,倒逼开发商拿地更谨慎。


  前端的地产投资减弱也会开始传导到钢铁和水泥等工业品价格。


  近期人口数据迟迟未公布,也引发了市场和网民的热议。


  近些年高房价等因素推动下,生育成本不断抬升,人口增长明显放缓。


  因此从推动人口重回增长的角度讲,控地产也已经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新政治局会议也首次提及“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


    同时另一边,控政府杠杆引导下,基建层面的管控边际也有所收紧。


  3月底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单位《关于进一步做好 铁路规划建设工作意见》的通知,其中明确指出,到2035年,使铁路网络布局结构更加优化完善,铁路债务规模和负债水平处于合理区间,该通知被外界解读为高铁、地铁项目可能面临收紧。


  该通知下发后,山东、陕西部分铁路项目建设暂缓。


  部分 企业外汇风险管理方面存在“顺周期”和“ 裸奔”行为,企业顺周期的财务运作通过 资产负债货币错配积累风险敞口,赚取 汇率贬值的收益,也必然承担汇率升贬值的风险。


  从企业财务稳健的角度看,企业 汇率风险管理应坚持服务主业和“汇率风险 中性”原则,审慎安排资产负债货币结构,避免外汇风险管理的“顺周期”和“裸奔”行为,不要赌人民币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建立健全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


  推动金融机构丰富 避险产品,降低企业避险保值成本。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