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cryptolivenews

crypto live news


2015年 1月15日瑞郎 黑天鹅事件


  2015年1月15日, 瑞士 国家银行意外宣布降息,并放弃了自2011年9月以来一直维持的 欧元兑瑞郎1.20的下限,使瑞郎与欧元脱钩。


  瑞士国家银行将活期存款利率下调至-0.75%,并进一步将三个月瑞郎Libor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1. 25%至-0.25%。


  随后市场 波动,欧元兑瑞郎 暴跌21.48%至0.9427,创历史 新低,美元兑瑞郎暴跌27.1%至三年新低0.7426。


  瑞士和欧洲股市暴跌,导致市场经历了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大的波动。


  瑞士法郎对16种主要货币上涨超过20%,布伦特原油暴跌至每桶48美元以下。


  黄金价格逐渐上涨至1261美元/盎司,白银等贵金属全面走俏。


  此次黑天鹅事件的直接后果是,巨大的波动造成市场流动性不足,导致很多 外汇平台损失惨重。


  英国象牙平台破产, 美国FXCM亏损2.25亿美元,股价跌幅超过80%。


  巴克莱银行损失近1亿美元,德意志银行损失1.5亿美元。


  不少小散户破仓,账户首次出现负余额。


   合约现货 外汇 交易,又称外汇 保证金交易、保证金交易、虚拟交易,是指 投资者与专门从事外汇交易的金融公司(银行、交易商或经纪商)签订委托买卖外汇的合同,缴纳一定比例(一般不超过10%)的交易保证金,就可以按一定的融资倍数买卖10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的外汇。


  因此,这种合约交易只是以书面或口头 形式承诺以一定的价格买入某种外汇,然后等待价格上涨或 下跌,再进行交易结算,从变化的价差中获取利润,当然也要承担。


  亏损的风险 就会降低。


  由于这种投资方式或多或少需要资金,所以吸引了很多投资者的参与。


  外汇投资是以合约的形式出现的,主要的优点是节省投资 金额


  以合约形式交易外汇时,投资金额一般不高于合约金额的5%,所支付的盈亏按整个合约金额计算。


  外汇合约的金额是根据外汇的种类来确定的。


  具体来说,每份合约的金额分别为1250万日元、62500英镑、125000欧元、125000瑞士法郎,每份合约的价值约为10万美元。


  每种货币的每份合约的金额不能根据投资者的要求而改变。


  投资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存款或保证金买入和卖出几份或几十份合约。


  在正常情况下,投资者可以用1000美元的保证金买卖一份合约。


  当外币上涨或下跌时,投资者的盈利和亏损将根据合同金额计算,即100,000美元。


  根据媒体计算,如果 拜登政府的 增税 计划落地,一些税负较重的州 资本利得税率甚至可能会超过50%,例如纽约州年收入百万美元以上的投资人对应的税率将达到52.22%,而加州更是高达56.7%。


  外媒称,下周三在 国会做首次演讲时,拜登将介绍名为”美国 家庭计划”的上述计划梗概,增税的部分所得将用于“美国家庭计划”中的社会支出。


  白宫新闻 秘书珍·普 萨基表示,总统拜登下周将概述美国家庭计划,(美国家庭计划的)支出可能 来自于最富有的人,但方案尚未最终敲定。


  普萨基还说,拜登认为共和党的基建计划是起点,拜登政府的观点是,资本利得税增加不会带来负面影响。


  下周四,美联储将公布利率决议, 中金预计,美联储在这次会议上将维持 鸽派基调。


    美国虽然疫苗接种速度较快,但一些地区也出现了 疫情反复,对此美联储不大可能表现的过于鹰派。


  中金表示,维持之前的判断:美联储可能要到7月再 讨论 削减宽松,并于12月开启削减宽松进程。


  任何提前讨论削减QE的 暗示都或是超 预期的。


    下周四美联储将迎来议息会议。


  我们预计美联储在这次会议上将维持鸽派基调,一方面肯定就业与通胀数据的改善,另一方面强调疫情反弹带来的不确定性。


    对于劳动力市场前景, 鲍威尔或继续强调对劳动参与率过低的关注,以此暗示货币紧缩(尤其是加息)不会很快到来。


  对于通胀前景,鲍威尔或淡化二季度CPI上行的影响,并暗示美联储能够接受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甚至不介意通胀达到2.5%。


    自上次议息会议以来,美国宏观数据普遍好于预期,给美联储带来一定压力。


    美国 3月零售销售较2月明显改善,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进一步回暖。


  房地产市场保持强劲,3月新屋开工与销售都好于预期。


  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4月前两周的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分别降至57.6万和54.7万人,连续两周低于60万,为去年3月以来新低。


    价格方面,3月CPI同比增长2.6%,核心CPI同比增长1.6%,均高于预期。


  从环比看,3月服务价格指数加速上升,说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服务消费在加快复苏。


    但这些变化还不足以让美联储就此开启货币紧缩。


    首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一个月前的采访中曾表示,讨论削减宽松的前提是经济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


  我们的理解是,美联储要看到二季度美国经济数据表现良好,才会开始讨论削减宽松。


  这意味着在6月之前讨论削减QE的概率较低。


    其次,过去一个月全球疫情有所加剧,增加了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


  例如,印度每日新增病例数已从不到4万人,飙升至超过30万人,巴西、德国、法国的疫情也有不同程度反弹。


  美国虽然疫苗接种速度较快,但一些地区也出现了疫情反复,对此美联储不大可能表现的过于鹰派。


  我们维持之前的判断:美联储可能要到7月再讨论削减宽松,并于12月开启削减宽松进程。


  任何提前讨论削减QE的暗示都或是超预期的。


    近期市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美联储削减QE是否会令美元走强?我们认为,如果单单是削减QE,可能不会推升美元。


    这是因为,从全球央行削减QE的时间表看,美联储的‘站位’并不靠前。


  上周三,加拿大央行已经宣布缩减QE计划,成为首个削减宽松的主要经济体,市场预计下一个削减宽松的可能是澳大利亚或新西兰联储。


  换句话说,美联储在削减QE方面是相对落后的。


  如果等到美联储削减QE时,全球经济呈现出全面复苏的情形,美元还可能因为‘再通胀’逻辑而受到压制。


  

网友最新评论 (0)

{音乐代码}